首页 > 社会 > 正文

正文

丈夫“被家暴”打死:空降的陌生“小表弟”究竟是谁?

提问者:天天整游戏  时间:2020-12-17 14:00:08   所属分类: 社会

免责说明

编辑器加载中...
提交 取消
共有 3 个回答

默认排序 按最新

  • 搞机机 擅长解答 擅长提问

    36

     

    6月24日,孟小飞因连续腹痛、腹泻,被河南省肿瘤医院确诊为结肠癌晚期,并随即进行了切除肿瘤手术。还好,手术非常成功。7月9日,孟小飞出院回家疗养,韩瑛请了长假,专门回家照顾丈夫。进入8月,她跟丈夫商量,她有一个老同学在烟草局,能不能投资在附近开一家烟酒批发站,她去经营……

      此时,死里逃生的孟小飞显然没有再创业的心思,坚决否定了妻子的想法。结果, 2013年8月18日晚上9点,孟小飞正独自在家睡觉。“小表弟”又突然怒不可遏地蹿来,并拿出他们家的钥匙,“呼啦”打开房门,来到卧室,按住孟小飞拳打脚踢……孟小飞哀求:“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,别打了,别打了……”“小表弟”这才发话:“瑛姐要开店,你为啥不支持一下?心疼几个臭钱不是?都留给你的小三?……”孟小飞赶紧答应:“支持,支持!你瑛姐需要多少钱开店!”

      “小表弟”随口要求:“200万!”担心孟小飞出尔反尔,他还找来纸和笔,当场要挟孟小飞给妻子韩瑛写一份200万的欠条。这时,韩瑛气喘吁吁地回来了,一进门就惊呼:“小祖宗,你千万别再给我惹祸了……”韩瑛慌忙将脸色苍白,全身战栗的丈夫搀扶到床上,还把丈夫那200万元的“借条”撕得粉碎。

      可是,次日凌晨5时,她无意间碰到了丈夫的胳膊,不禁大惊失色——孟小飞已全身冰凉,没了呼吸!

      韩瑛急忙拨打“小表弟”的电话。“小表弟”随后赶来,也是如梦方醒。两人商量后,又打电话叫来了孟小飞的母亲。婆婆赶到现场以后,抱着儿子的尸体哭得死去活来……天亮时分,“小表弟”知道无处可逃,拨打了郑州“110”投案自首。

      8月19日早上7点,郑州市公安局嵩山路分局赶赴现场,立案展开侦查。结果,令人大跌眼镜、哭笑不得。“小表弟”名叫肖艳军,比韩瑛小9岁,有自己的家庭,跟韩瑛很早就相识,根本不是她所谓的“远房小表弟”。2013年初,两人发展成倾诉的小情人。谁想到,这个小情人过于“痴情”和“投入”,听说韩瑛在家里遭受委屈,肖艳军径直去教训孟小飞。可怜的孟小飞至死也不知道“远房小表弟”的真实身份……

      2014年4月19日,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肖艳军故意伤害案。法庭审理认为:肖艳军虽然具有自首情节,但是,孟小飞属于被他人用木质钝器打击,导致头部多处裂创、肝脏胰腺破裂、脾动脉断裂引起急性失血性休克而死亡。即孟小飞的死亡是被肖艳军的故意伤害行为直接导致的。最终,法庭以故意伤害罪,一审判处肖艳军死刑,赔偿被害人家属各类损失2万元。肖艳军和被害人家属不服,均上诉。日前,该案正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裁决当中。

  • 文艺生活家 擅长解答 擅长提问

    37

     

     来者是一个身材高大、体壮如牛的男子,30岁左右,且早已气得满脸通红。“瑛姐,你就别管了。我看他这是典型的欠修理,交给我吧……”撇下这一句,对方猛地推开韩瑛,两步跨进书房,一把拎起孟小飞拳脚齐上,一顿暴打……说,“以后再欺负我英姐我打断你的腿!”转眼,孟小飞已经鼻青脸肿……他连滚带爬躲进墙角,抱着脑袋求饶,男子这才摔门而去。

      直到下半夜,孟小飞仿佛才回过神来,怯生生地问:“那男的,是谁呀?”韩瑛解释:“我……我二舅爷家的儿子,远房的小表弟,小时候经常一块玩,前段时间我回去,偶然听过咱们的事……”

      娘家人来出气也是常见情况。丈夫显然有苦难言。但让夫妻做梦也没想到的是,“打手小表弟”以后成了丈夫孟小飞的噩梦。半个月后的一天上午,韩瑛调休在家正做卫生,丈夫突然气呼呼地从公司返回,一进门把手机摔到她面前,怒吼道:“你这个小表弟是个疯子吧?”原来,那一阵子,韩瑛想考驾照,丈夫想让她缓缓,夫妻之间稍微有这么一点摩擦,“小表弟”便发短信恐吓……但是家丑不能外扬,他还要顾及自己的面子,顾及娘家人的面子,只能忍气吞声。

  • 星际时空 擅长解答 擅长提问

    26

     

    夫妻间闹矛盾,一个陌生的“小表弟”为替妻子出气,突然从天而降,按住丈夫一顿暴打……直到有一天丈夫罹患绝症,“小表弟”甚至活活将丈夫打死!

      2013年6月初的一个周末,晚上8点多,孟小飞回到家,面对妻子韩瑛为他做的一桌子丰盛的晚餐,只阴沉着脸丢下一句:“我跟朋友在外面吃了。”便径直走进卧室,转眼呼呼大睡。韩瑛傻在了餐厅里,心头禁不住一阵接着一阵地痉挛……

      韩瑛,48岁,河南省郑州市某机械厂库管员;孟小飞49岁,曾经是小学教师。两人1993年结婚。2004年,孟小飞辞职、借债跟朋友合伙经营文化用品批发公司。2009年中秋以后,韩瑛发现丈夫跟手下一名小会计孙萌萌经常“眉来眼去”。于是,她强迫丈夫将其撵走,可是,夫妻间从此进入冷战状态。

      当晚,韩瑛无法入睡,委屈地拿出手机,发起短信:“整天对我这个样子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……”不想半个小时后,她家房门突然被拍得啪啪响。韩瑛起身一看,大吃一惊:“天呐,这么晚了,你来干吗?”

相关问题